“用你最舒服、最擅长、最习惯的方式去表现就行了。”

“桥峻斑骓疾,川长白鸟高。”
——王孙年最少,微草赋春袍。

【邱高】夜带刀 6

关于高英杰:

“很多事情他都能够做到,并且可以做得很好,但是因为一些原因——甚至可能只有他自己会去在意的原因,他就不打算去做了。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——by 邱非,《夜带刀》主创访谈

 

王杰希纡尊降贵故意成全,整个制片部带的是微草亲军,贴心给力计划周全,每日拍摄通知精确到分钟,单子下到手里几乎不用改,按部就班干下来就好收工,顶多偶尔照顾老天爷心情,停半晌找一找光。

王杰希冷着脸飒飒地往那儿一站,就是一味定心丸。

就算叶修出山,他也不见得亲自跟来保驾护航。这面子是给谁的,邱非心知肚明,无话可说。反正人情还不起,索性埋头沉默做事,做到极致,厚厚一沓分镜稿拿出来,毫发毕现,直接扫出来上个色就是故事板。

戴妍琦说:“邱老板你不能这样,抢美术饭碗,出息呢?”

邱非笑:“太穷,当了。”

王杰希过目后点头:“找人上了网点,排个版,打个样。”

邱非瞪着他:“王老师。”

“干嘛?”王杰希一眼都没瞥他,兀自简短指示,贴身助理刷刷地记,“找出版社联系书号,来年宣传期正好开预售。”

“王老师!”

王杰希不理他,风凉话却清清楚楚送过来:“钱哪里赚不着?你那点儿出息,且留着吧。”

半真半假逗完小孩,他大长腿一迈,扬长而去。

戴妍琦全程围观,笑得打嗝,邱非无可奈何:“姐姐,这几天没你的戏。”

“来熟悉环境啊,敬业不?”柔软肩头轻轻一撞他,满身朦胧橙花香清细,和着温热呼吸拂在脸上,邱非定一定神,扯扯她发尾,“香水不错。”

唐柔走过来,半路一停,欲言又止,戴妍琦立刻会意,招手:“柔姐,来吧,没事儿。”想一想又笑,“真跟邱老板传绯闻,我就赚了。”

唐柔喃喃道:“我就挂了。”

邱非瞟她一眼,忽略这句。王杰希掌舵的组,规矩自然大,收手机是基本要求,虽说也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。他不担心这个,戴妍琦说笑归说笑,双商永恒在线,出道以来人设一直走灵气少女款,颜值都只是加成,更不靠炒CP圈粉蹭热度,跟谁都是好兄弟,没一个是真正罩门。

唐柔冲他微微一笑,肩背挺直,潇洒出一丝悍气,眼角眉梢帅得不讲道理。

潜这姐姐?邱非也笑了笑,卧槽谁敢?

至于卢瀚文,那是王杰希老友旗下打小栽培起来,年纪又轻,以喻文州品位,绝对不肯削了羽毛只为造势。何况他出道太早,粉丝多是妈妈粉姐姐粉,长情的养成系,传说中叶秋的徒弟苏沐橙的郎,周泽楷的媳妇卢瀚文的娘,当年就号称微博四大邪教之一。

对邱非而言,这一套奢华班底,配置罕见适合,背景罕见复杂,关系却罕见简单,难得的省心。

假如不连高英杰考虑在内的话。

 

整个组拉到关外,卢瀚文比谁都兴奋,号称要练熟马上功夫,力争武戏不用替身。王杰希没打击他,背地里告诉邱非不用搭理:“十个替身薪水都不够给他买保险。”

邱非大以为然,小卢这娃要是真嘚瑟出什么意外,无论找上门的是喻文州抑或黄少天,都可算天灾——灭顶的那种。

何况那一票排山倒海爱子心切粉丝团。

“不行,没商量。”他告诉卢瀚文,“这段必须让刘小别上。”

声音大了些,年轻武替活动着腿脚,英俊而傲慢地投来一眼。

卢瀚文立刻急了:“就是跑马单手举火铳,回头特写还不是要我自己上。”

武行们围拢在一起大笑起来,戏谑里带点嘲讽,邱非隐约听见细碎几声,“小孩儿……没吃过亏,不懂事儿……”

真那么容易,兄弟们拿什么端牢这饭碗。

造型已经替名叫刘小别的武替装束好,年轻人心不在焉挽着刀花,手腕一转,马刀唰地还鞘,干净利落亮了一手,傲然抬眼:“导演,上吗?”

邱非示意他戴上面甲。

顶盔贯甲,佩刀挂铳,和卢瀚文造型一模一样,只是尺寸有差。站在一起才看得出,刘小别高了多半个头。

唐柔客观评价:“他俩很像。”

戴妍琦惊讶:“诶?”姐姐你也学导演把审美当了?

“气场。”

“啊,”戴妍琦会意沉默一瞬间,又兴奋起来,“以后可以做小卢御用……不不不,别哥绝对指日可待大红,等下我先去打劫签名合影。”

卢瀚文气呼呼趴回来:“欺负我。”

戴妍琦一下下顺他的毛:“还不是怕你摔着。”

卢瀚文没再说什么,表情颇有点不以为然,过会儿唉一声:“刘小别……”

“嗯,别哥帅的。”戴妍琦笑嘻嘻逗他,“等会儿合影去?”

“去就去!”

邱非有一搭没一搭旁听他们聊天,闻理远远示意一切就绪,他拿起对讲机,平静指挥:“骑兵整队,李逸先出,走。”

那一刻他有种突兀恍惚感觉,隐约像是愧疚,仿佛这故事里整个阴谋序幕的揭开……是被他这一句话。

 

北幽关外,大同江畔,长草连天,将军放马,杀气春来。

一条就过,刘小别兜回来时显然有些得意,长腿从鞍前一甩,直接侧身跳下马,摘了面甲,脸上那股快意还没褪,光彩熠熠照人。

邱非比个拇指,知道他已经签了微草,手上几个片约排着,这回是王杰希钦点,才甘心来给小卢做替身。王杰希花足了心思,要用就用最好。

卢瀚文耸耸肩,拉着缰绳翻上马背,对邱非不伦不类比个心:“看我的。”

戴妍琦轻声道:“柔姐,不用担心小卢。”

唐柔看她一眼:“这么明显?”

“嗯,写脸上了。”戴妍琦睫毛下亮晶晶闪出笑意,“怕别哥压了小卢风头?”

唐柔没否认,眼神罩在刘小别身上:“他其实也不服吧,特意来抬举个小孩儿。”

戴妍琦笑了半天:“柔姐。”

她说:我跟小卢撘过戏。

“嗯?”

“这小孩……”戴妍琦想了想,“他可不是个小孩。”

“拭目以待。”唐柔说,监视器里是那青年名将特写,虽然只露半张脸,看向镜头时却神采飞溅,抬手挽个鞭花抽爆一声脆响,爽脆响亮吼了出来:“此乃何地?”

身后紧随的骑兵齐声呼喝:“雪州北幽!”

“此地如何?”

“天下无双!”

“可不可让?”

“寸土不让!”

“今日放马,明日杀敌,这北幽,是你们的北幽!”

铁盔阴影紧压着一双眼,眼神春冰雪亮。

“老天敢给,看你敢不敢要!”

这蹄下千里江山我纵横,理什么天地人皇,我不过拼死守一方心乡。

邱非往后一靠:“乱加词。”

唐柔叹了口气:“无法无天。”

这话分明不把皇上放在眼里,真传出去,你李家满门抄斩都算轻的,指不定顺便诛个九族……“江边,李逸看见了,收。”邱非说,“卡,很好。”

唐柔站起来,明丽瞳孔全是疑问,邱非没跟她解释:“看回放。”

他起身出去,听见戴妍琦轻轻提醒:“柔姐,想想下一场接的是什么?”

……是李逸和子瑛的初遇。

邱非心里默然接,迎着卢瀚文走过去,又招手:“刘小别过来。”

……是陡然看见江畔奔逃的白衣少女,和她身后紧追不放的强人。

他把卢瀚文和刘小别带回来时,监视器旁边只剩下一脸淡然的王杰希。

……是那年少得志青年将军从头到脚无法无天的热狂,刹那收敛成眼神里冷静窥敌的森然——“让人感觉下一秒他就要杀人了。”

一个眼神就有戏,自带钩子,勾人入下一场悬念丛生。

“能放也要能收。”邱非总结,王杰希始终沉默旁听,等两个年轻人走开才点头,声音很轻:“小别和小卢就差在这一点儿上。”

邱非想了想:“小卢很懂李逸是个什么家伙。”

那是个有本事轻骑出塞,驰骋数百里直捣敌军腹心的疯子,也是史称三百年来所未有的天下名将。

这种人当然有无今无古的放肆,却必定也少不了过人的冷静斩截。

就像小卢,你会当他是个孩子,可他才不是孩子。

喻文州和黄少天带出来的,怎么可能只是个孩子。

王杰希拍拍邱非的肩:“帮个忙,好好带一下小别。”

教好了我们家孩子,朕重重有赏。

邱非苦笑,抄起对讲机:“到子瑛了,上。”

不远处坐着的人应声起身,脱下斗篷交给助理,露出一身轻烟似的白衣,迈步向场景走去。

 

之前肖时钦曾经笑说:“幸好小杰骨架生得好,不然设计起来也真有点麻烦。”

王杰希懒得理他,肖大师身为电影服饰美术界的扛鼎人物,又是熟人,诉苦也好哭穷也罢,信他不如信鬼,图样拿出来才好算账。

筹备期间他去雷霆工作室蹭过两回下午茶顺便催稿,肖时钦笑着用笔尖点他:“太难了,我要坐地起价。”

王杰希不受威胁:“少扯淡,女孩子造型是你看家本事。”

“你也说了是女·孩·子。”肖时钦说,“你家小杰这么可爱,一看就是男孩子。”

他又说:“小邱非审美不错,我理解你为什么选他来导了。”

王杰希翻个白眼:“我谢谢您。”

说归说,他对成品图极其满意。这一版《夜带刀》最大看点根本就是当红小生一人分饰二角,新增角色地位约等于原版里的张佳乐,人设还更诡谲些——同当朝天子朱菁容貌一模一样的异国男孩,名叫子瑛,因缘错合被李逸救回北幽军中,出场时做女装打扮,因为容颜秀美,险些被当做女孩儿。

花样,噱头,上座率,money。

王杰希决定对此表示认可,并威胁肖时钦如果做不好就砸了他工作室的牌子。

试装那天看见邱非的眼神,他就明白这牌子是不用砸了。

资方下足血本,肖时钦花足心思,自己存了多少年的一批料子都拿了出来,高英杰那两套女装造型绝对保密,内部都没公开,只给主创大佬们过了一回眼。美术组老大临走意味深长拍拍他手臂:“希爷,你们家这孩子可真是……”

欲言又止得非常微妙。

王杰希懂那意思,反串要传神,靠的绝非姿色。皮相再美,骨骼神态也是男女有别,何况高英杰根本不带女相。不知内情的怕是很难想象他女装扮相,难免捏把汗,毕竟男扮女一旦走了邪道,就是个不入流恶劣笑话。

可惜那是高英杰。

别人不知,他是知道的,见过自家爱徒绮妆罗衣的扮相,也记得台上疯过笑过放浪过的不羁。一去不返,一会一期。

 

江风削平深绿长草,长长黑发原本打成一条独辫,这会儿散了一半,披散在苍白如琢脸庞。

那张脸的特写出现在屏幕上,让人想起拍定妆照那天,清场之后,棚里灯下,微微惶然的一抬头。

你明知道那神情全是在演,就像你明知那是个男人。

纯白灯笼裙摆盈盈临风,他像只折了骨的鹤,断了翼的蝶,在深草和江水之间摔倒并挣扎,被粗暴捉住,再挣脱,他一声不出,眼神像一口透明的深井,井底始终投影着触不可及洁净云天。

戴妍琦喃喃说:“少爷,少爷。”她抓着唐柔,“我靠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!”

那眼神中挣扎渴望胜过恐惧,真实得不可思议。

唐柔叹了口气:“一个眼神就是戏。”

真实过分,忙着关注生死,哪还有空在意男女。

邱非的声音照旧平稳:“炸。”

高英杰扑倒在江岸,身边猛地绽开一发爆炸,他抬袖掩住脸,本能向后缩去,紧接又是一片连发,隔开他和身后两个还在哈哈大笑——这会儿已经笑不出了——蟊贼打扮的群演。

卢瀚文声线拔得极亮极高,现场收参考音听得清清楚楚:“想死就站着别动!”

群演任务完成,自然毫无悬念回头就跑。

名叫子瑛的女装少年缓缓抬头。

江岸高处,一队骑兵昂然逆光而立,为首青年戴了兽面,手上三眼火铳丝丝飘着青烟。

他举起枪口无所谓点了点:“上来,不用怕。”

子瑛忽然笑了。

他坐井观天的那口井,在这一瞬间坍塌。

从此后有了云,有了天,有了无法无天的光。

评论(22)
热度(344)

© 月候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