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用你最舒服、最擅长、最习惯的方式去表现就行了。”

“桥峻斑骓疾,川长白鸟高。”
——王孙年最少,微草赋春袍。

头像题字 by 芙蓉糖浆

[翻唱][中文][滨崎步][FLOWER]夜带刀

大噶来听夜带刀主题歌啊!

写在文之前的歌,终于有水一替我圆满了……


水一:

全职高手-微草-方王-夜带刀


网易云


B站


5sing


原曲:滨崎步《FLOWER》
中文填词:Vagary @哈珥西门口 
翻唱:水一
混音:笨猫
美工:Vagary @哈珥西门口 


刀头血未干 滴进一分腥甜
桑落酒才满 更增几许阑珊
言是无情剑 能尽斩相思软


谯楼角声寒 遥送离人歧路间
朝暮无歇添酒回灯共日与夜
如今却 横刀回望山与雪


前尘不可借 前盟不可裂
这孤芳岁月 ...

 

【周江】夜带刀 番外 牧羊圈 35 FIN.【2019端午快乐,高考顺利】

几丝玲珑几番绚美,几分昂贵几般憔悴,几段辗转几度迂回……

弱水三万三千,我只取一杯。

时间没到,周泽楷也没到,《釉里红》的旋律倒是在音响里悠悠地转。媒体争先恐后早早就位,轮回周到,安排下冷餐台,由着他们聊个透彻。有人多喝了几杯,絮絮议论起最近盛大传闻,开始口头打赌下注,半个钟头后发布会上,谁家敢抢先提那个问题——麻烦轮回官方证实一下,江波涛,或者直接带上头衔“周泽楷经纪人”——他是真的辞职——或者说,被挖角跳槽了吗?

行内十个人有八个听到这风声,细问起来又论不清哪里传来。都是精明人,想一想多少有所觉悟,呵,轮回当家的那是谁?方明华,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事,怕不会有太多人知道。江波涛这样的得力...

 

【周江】夜带刀 番外 牧羊圈 34

后来想想,那应该是最后的一关。他不确定苏沐橙略长久的沉默是因了他哪句话,引得新郎官无声无息过来,一只手安安稳稳扶住她手臂。美人抬头瞧他一眼,微微向侧边让开了脚步。

江波涛长出一口气,颔首致意,拔腿就溜,溜出去时忍不住又回头:“我能不能好奇一下……”

英俊中年颀长干练,一眼像瞧透了他:“那年我跑来我哥这儿,想劝他回家过年,”含笑微微一顿,语气温存得恰到好处,“那是我第一次见着沐橙。”

见着了,心里就存下了。

都是前缘,未必无缘。

江波涛只能点头,不能不点头,他拱了拱手,迅速走掉,意料之外发现孙翔还蜷在他那辆牧马人里,引擎开得悲悲切切,伏在方向盘上望眼欲穿。

江波涛懵了一下,脱口而出:...

 

【周江】夜带刀 番外 牧羊圈 33

他自己当然也有请柬。丝质封套上嵌着新婚夫妇小照,邀约亲笔署名,是近亲才有的待遇。酒席设在不知名会所,以江波涛的阅历,居然听都没听过,忍不住十分抱歉地咬咬牙仇恨两秒钟,想:真是值得打倒一下的特权阶级。

虽然也只是走个形式,告慰已不在的人和离不开的那一位。杭城湖月,江南霏雨,木叶秋风三万里,活生生把个叶修锁成了多半个本地人。江波涛不知道苏沐橙这门婚事究竟如何促成,叶家那是什么来历,消息全然不会泄露,但显然珍重媳妇,该做的态度都要做到……“不用怕。”他劝孙翔,推心置腹地,“人不会多,苏姐要是想大办,还能是这个动静?”

行内鸦默鹊寂,半点风声不曾传到,除了他们这些拿到请柬的。江波涛四下扫了几眼,没...

 

【邱高】夜带刀 番外 兰陵王 试阅部分【2019儿童节快乐】

【邱高】夜带刀 番外 兰陵王

 

验过两证,最后一个考生也放进场,艺考打杂的大二学生们终于可以长吁一口气,三三两两散开,有的已经摘了工作人员证,预备再捱几个钟头好闪人。

有家长放心不下,还在门口徘徊,不过能进本校三试的,毕竟也有两把刷子。邱非随便打量一下他们表情,觉得很有趣味。同学叫他进屋,别在那儿傻站着挨冻。他摇头说不冷,换了个姿势放松一下,依次观察过来,神色,衣着,动作,细节,他自顾自开始玩猜人游戏。

有人穿得极薄而精致,车想必停在附近,表情里又有七八分沉着,瞧轮廓骨骼似乎是某个女孩的爹妈。邱非记得那姑娘准考证号十分靠前,十有八九要做自己师妹。

当然...

 

“你知道那是她,她来了。

你没有在你最好的时候遇到她,自此之后所有的辗转都只是辜负。”

他想自己本应在相仿的年纪和她相遇,在仅容一人的甬路上与她对面相视,互不相让,确定彼此的瞳孔中剜出彼此便一无所有。

他想自己本应在少年成长为青年那尖锐诱人的幻变里,以最清新、坚硬、棱角分明的姿态和她相遇,在那个血液还会时而灼热时而清冷的年纪。

在最好的时候遇到彼此,碰撞出足以刺痛也照亮余生的破碎和闪烁。以同样的鲜活、懵懂、不甘彼此温柔缠绕,凶狠竞逐,暴烈辜负。

一切都完美。

你是除夕的月,我是盲眼的鹿。

陪彼此崖前一步。

现在他已经被许多人路过,她有什么必要去成为许多人中的一个。

现在他的目...

 

【周江】夜带刀 番外 牧羊圈 32

他不会放过他。

抑或一放过就是放手。周泽楷,他有这个资格。无论任性抑或执拗。

你要走,那么你亲自宣布,亲自断绝。因为是你,我才肯竭力接受。

你来结束,我才肯结束。你若不来,永不会结束。

他的想法,江波涛简直太清楚了。谁说周泽楷不懂残忍,或者他只懂选择对自己残忍,江波涛来与不来都是一样。

你来,是干脆利落一刀两断,你不来,他绝对会如方明华预料的那样,死心塌地一直一直等下去。他是个美人,美人都有权或轻或重被惯坏,衍生或高或低特权。他的特权就是跟自己较劲,而你无计可施。

是直接给他一刀,还是年深日久零碎脔割。

小江,看你的了。

看什么看?没那个闲工夫。

他事无巨细把发布会安排得明明...

 

© 月候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