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用你最舒服、最擅长、最习惯的方式去表现就行了。”

“桥峻斑骓疾,川长白鸟高。”
——王孙年最少,微草赋春袍。

头像题字 by 芙蓉糖浆

杨同学“手绘大赛”抄袭事件始末整理及公开回应

我总觉得做人还是应该要点脸的,而且说人话会死吗?


坐观云起闲敲花落:

这态度真心无语!

neverwhere:

不好意思再次打扰各位,

  


华中科技大学环艺系1501班的杨同学(Lofter @绘事後素 )自抄袭我的手足系列五和八两图参赛被揭发以来,若干【正式声明】发了又删,删了又改,“暗着(私信)道歉,明着(Lofter日志)嘲讽”,至今仍义正言辞地狡辩“本次大赛参赛细则里,对于作品是没有不能抄袭、临摹的要求的”,同时在道歉声明中字字告诫我“本人非毫不讲理、胡搅蛮缠之...

 

为了公平——有关北大培文杯抄袭一事的整理和看法

为了公平。

鸣鹿之原:

前面请走:http://theforestdeer.lofter.com/post/1d31baf3_ada8991


这是此事的过程,如果可以的话请一定看到最后。


这次的抄袭没有那么简单,水太深了。这位女生想要的不仅仅是北大培文杯的第一名,她的真实目的是高考自招生资格和好的文凭。


这件事由我在LOF首发。


事情刚曝光的时候,我原本是想着,为原作者讨回公道,顶多撤回该奖项,我也在亲友的建议下加上了让大家理智对待,毕竟一开始,我们中有些人都觉得这只是一个圈——一个动漫有关的话题罢了。没必要这么做。


我那天上午听到班...

 

哈喽朝颜澈,萝莉你今天退圈了吗?

“敢向邻居试螳臂,只缘自己是狂蜂。”╮(╯▽╰)╭

朝闻道:

大家都知道我真的不爱管闲事的。主要这件事情围观到现在我觉得苦主真心太惨了碰到这种人。聊表支持一下吧。


改了名字你还会爱我吗:



导读:一个抄袭过后表面抱大腿背后两面三刀的大一小萝莉,和她的一众精分亲友毫无逻辑可言的幽默洗白,在经过时间的浸泡和摩擦之后,又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呢?



 



Warning(阅读须知):



1.本文不带任何图,但所有陈述的细节和观点都有锤相佐。就任何锤提出希望证据都可以提供...

 

6.18 关于《关于黑色御座和月候候这个事儿》by 夏黯 的转载回复

气得我手抖,刚才都转到那个LO去了。

 

 

 

@远山快被强化打死了 跟发这篇LO的同学私信里已经说过了,摊上这事难道我不闹心?只要没人继续撩,我保证闭嘴。问题是人家这又提出了关于“x儿”称呼的质疑,我不能不答——我怕不答又被觉得“心虚”

我不心虚,我常年气血两虚倒是真的。

如果抄袭借鉴都不是原则问题,那什么才是原则问题???

 

 

得,闹半天就因为一“儿”,我为了跟《天河珮》里方锐的方四方士谦的方二做个区别,也是因为这篇里吴羽策设定男生女相,熟人对他都带点又怜又逗弄的意思,想在称呼上隐晦地体现出来,所以来了个“...

 

6.18《天河珮》被指控抄袭借鉴事件经过整理及我的一面之词【时间线加入】

道歉呢?

where?

when?


人去人还我是不管,究竟抄了谁“借鉴”了谁的我也不管。

就问一句:说好的道歉呢?

你特么泼完脏水不道歉,还好意思弄一堆小号跑来说我”不依不饶“??脸呢??

正好,正义“路人”也别责怪我把人“逼退圈”了,人没退,打你们脸的不是我。

“逼人退圈”这黑锅我可不背。


从头到尾我的怒点非常明确:指控我抄袭“借鉴”“借梗”“撞梗”也好,什么都好,能不能、敢不敢当面来辩来挂来举证?

当面和气背后阴损,两面三刀,那是真小人。

你自己屁股擦没擦干净,不关我事。

侮辱我和我粉丝,那不行。


自己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,想抓抄袭还吞吞吐...

 

6.17 整理版本一

详细事件经过及时间线见此

《天河珮》被指控抄袭借鉴事件经过整理及我的一面之词【时间线加入】


@全职圈同人抄袭借梗整理

没错,我是被指抄袭那个。


前后顺序调一下,因为我被指责的是吴羽策设定撞了方士谦设定,以及两处情节。引号中为作者原话,以下同。

“栖息地里的细节,一个死了妈的被爹又疼又恨的,性格乖戾的小少爷,对应天河佩里头死了妈的被爹又疼又恨的性格乖戾的小少爷,这个我觉得真的太重了。”

“吴羽策骂人,方士谦骂人,吴羽策闹宴,方士谦闹宴。”


其次才是在我反复追问“还有别的没了,咱一起说了”之后作者本人才提出的“谦儿被杰希...

 

© 月候候 | Powered by LOFTER